人生
感悟
爱情
文章
励志
文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章狗亚体育APP二维码 > 励志文章狗亚体育APP二维码 > 励志名言 > > 奥修电子书_奥修,我想开悟,你为什么不帮我?(2)

奥修电子书_奥修,我想开悟,你为什么不帮我?(2)

发布时间:2019-04-21 16:29:11    来源:阿达文章网    访问:

【www.adwzw.com--励志名言】

奥修,我想开悟,你为什么不帮我?(2)

注:本文前半部分为:奥修,我想开悟,你为什么不帮我?

你问我:我想开悟。为什么你不帮我?

我在这里还有在干别的吗?你并不接受我的帮助,那是真的,但那是你的责任。我能给予,但是如果你拒绝,那是你的责任。我一直在给予,我可以无条件的给予,我不会对你提出任何条件。

这是整个人类意识史上的头一次,门徒/弟子被无条件的点化/给予。我不问你配不配。我迫不及待的要点化!我有这么多要分享。我一点也不关心你配不配接受。我给你,只是因为我太多了,我必须减轻重负。

云太饱满了,它想下雨;它不在意下面是沙漠、荒漠,还是沃土——这不重要。花朵盛开了,它心头的芬芳很沉重,必须将其释放掉。有没有人欣赏不重要。我无条件的赋予你们门徒(身份)。

你们是迄今为止最幸运的人。但那或许不会有帮助,你们能继续错过。你们必须学习新的存在方式。你必须学习如何不错过。你必须学习如何防止你那愚蠢的头脑介入、解释。

8岁的小丹尼回到家,继续他那老生常谈的抱怨,“老师又批评我了!”

“真的吗?”他妈妈生气的说。“够了!她这一整年都在批评你。她不能再继续这样了!丹尼,我明天跟你去学校,跟她谈这件事。”

隔天早上丹尼的妈妈跟他到了学校,要求老师给个说法。

“那很荒唐,”丹尼妈长篇大论后老师回答道。“控告我批评你儿子?我从未批评过任何学生。另外,”老师说,“你或许也应该知道真相。你儿子不太聪明。当我用聪明这个词时,我是极为友善的。让我示范给你我到底什么意思。丹尼,告诉我们5+5等于几?”

“你瞧,妈妈,”丹尼喊到,“她又批评我了。”

你的解释……你必须学习如何不让你那愚蠢的头脑来到你我之间。头脑介入的方式有无数种。而头脑你只有一个。

通过作为一名弟子,到底什么会发生,到底什么应该发生,要期待发生什么?

作为一名弟子,仅仅意味着从现在开始,你用师父的头脑来运作,而不是你的头脑。

是的,昨天我说的本身是对的。有时候你不能……有些情况……你有局限……我不会对你提任何不可能的要求,但有时候,有可能你没办法做某些事。

比如,这个法国门徒回去后真的没事可干,那里没有任何责任等着她。也没有任何问题。要她在这里多呆4周也不是个很大的要求——她有钱,她什么都有。那里没有任何问题等着她回去解决——她爹没死,她妈也没生病——那里没问题。所以这很愚蠢。

我明白,有时候你妈或许会生病或垂危,尽管我告诉你要留下来,你也必须回去。但你是流着泪水回去的。

我说的只是这个:一点也别内疚。是的,人有局限。有时候你或许没办法听从我的建议。那没问题。但那只是针对例外情况——当你无法听从我的建议时,只是为了帮你,好让你不内疚。否则没什么……

你必须去感觉,因为你没办法履行,所以有些东西错过了,但问题不在于内疚。你错过了某些东西,那个惩罚足够了。

所以如果有时候这种例外情况出现了,没问题,但它不应该变成规则,它只是例外。但是每当你的自我对某些事情感觉良好,你立刻就会跳上去;否则你继续聆听——完全充耳不闻!你不听我说的,你只听你想听的,在扭曲我说的话上你非常聪明。

从你小时候开始你就是个扭曲者。你学会了如何欺骗,如何假装,你学会了如何解释事情,好让它们总是符合你。

从小时候开始,大概3岁的时候,孩子就开始学习如何扭曲了。他成了圣明的扭曲学家的追随者。扭曲学家——你或许从未听说过这位圣人的名字——他是时髦的女孩们和各种扭曲者的守护神。

扭曲是你内在根深蒂固的东西之一——还有外交手腕、政治、狡猾。一旦孩子学会了扭曲,他就会继续扭曲。渐渐的它完全成了自己想听的话,他看不到自己不想看的,他成了一个挑选者。

科学家说100件事情里,你只听到2%。100个东西里,你只看到2%。但记住,那样的话你就只活了2%。只活2%根本没在活。这算什么生命/生活?而这每天都在发生。

我说了什么。你坐在那里,带着你所有的偏见,所有的狡猾,所有的愚蠢。有些东西进入了你——扭曲马上开始了。你的机制开始运作、运转。等到它抵达你的意识,它已经不是原话了,它完全成了别的。

那就是为什么对你来说接受帮助是困难的。我一直在给你帮助,它正洒落在你身上,但你必须成为更好的接受者。你做出改变,你试图改变,但那个改变一直很肤浅。

当我点化人们成为门徒时,有时候他们问,“为什么一个人应该改名,为什么要改变自己的着装?难道心改变不够吗?”我知道心的改变就足够了,但我不能现在就指望你这样。甚至指望改变着装都还不够。甚至从中你都能找到狡猾的方法。你会想到办法。

几天前一个印度门徒过来,我问他,“你衣服怎么了?”他说,“但这是橘色。”于是我必须再看一遍,因为它看起来是白色。是的,是橘色,但非常模糊——我眼睛完全没毛病——我必须仔细打量。接着我意识到,是的,有一点橘色在那里。

如果像我这么敏锐、有洞察力的人都看不到,那么没有人能看到!我感到惊讶。我问他,“你是怎么看到的?你是个粗汉,我不认为你能看到。”

我知道,只是改名或改变着装,本质的东西不会改变,但你没有活在本质里。我能怎么办?我必须从你所处的地方开始。

曾经,有个年轻人申请根据法律规定改名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法官问法庭前的他。

“比尔·臭烘烘,先生。”申请者说。

“哦,我能理解你为什么想改名了,比尔,”法官大笑着说,“你想改成什么?”

“威廉姆·臭烘烘,先生,”申请者说。

但比尔·臭烘烘或威廉姆·臭烘烘,有什么区别?你还是臭烘烘。

我知道名字不会带来什么区别,但我这么费劲跟你解释你的名字的意思,因为我知道你活在那里——名字、着装、形式里。至于那无形的,你甚至在梦里都没见过,所以我必须从你所处的地方开始。即便在那里你也欺骗我。放下欺骗,因为欺骗我,你只是在欺骗自己而已。

不要让你的头脑介入你我之间。让我们之间有交融。

开悟是可能的。如果对我来说是可能的,对你来说也是可能的。如果它发生在一个人身上过,那么每个人都有潜力。

译自:OSHO Sufis - The People of the Path, Vol 1。译者:Aashna,仅对个人译作声明原创。

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/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adwzw.com/lizhiwenzhang/140565.html